形神俱备 气韵双高——宿万盛写意花鸟画赏析

2019-11-07

869次浏览

形神俱备 气韵双高——宿万盛写意花鸟画赏析

《雨朦朦》68cmX68cm 黑龙江省博物馆藏


文/曹玉林


由于诸多复杂的原因,当下中国画的生存环境和创作状态是颇为纠结的。一方面在商品经济的催化鼓荡下,画家、画作、画展在数量上急剧增加,规模上空前膨胀,呈现出令人眼花缭乱的热烈景象;而另一方面旺盛的消费需求和规模化的批量生产,又使得大量作品趋时媚俗、粗制滥造,降低了中国画的精神境界和艺术品格,因此,对于当下中国画的现实状况和发展前景,笔者并非是十分乐观的。然而,凡事皆不可一概而论,若细究之,笔者的这种纠结其实是偏颇的,不必要的,因为事实上,当下画坛浮躁浅薄,追名逐利,视艺术为垫脚石和敲门砖者固然大有人在,然求索进取,沉潜超越,对艺术充满虔诚和敬畏之心者亦不乏其人,这其中,被誉为“东北一帜”的画桃名家宿万盛便是颇有代表性的一位。


形神俱备 气韵双高——宿万盛写意花鸟画赏析

《曲径通幽》180cmX88cm


与目下众多风云际会名噪一时的重量级画家相比,宿万盛有着一个显著不同的特点,即既一方面曾受过正规的现代美术教育,又另一方面经历过传统中国画师资传授的严格训练。前者,宿万盛早年学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教育系,有着扎实的造型能力和自觉的创新意识;后者,宿万盛自幼师承吴镇东、高冠华、张世简等画坛名家,得其指授亲炙,打下了深厚的传统基础,练就了出色的笔墨功夫。尤其宿万盛在与社会中不同行业的学者、大师的交往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正是由于以上这诸多方面的有机结合,才造就了宿万盛写意花鸟画今天的这种形神兼备、气韵双高的艺术个性和绘画风格。


形神俱备 气韵双高——宿万盛写意花鸟画赏析

《石榴红了》68cmX68cm


对于宿万盛的这种形神兼备、气韵双高的艺术个性和绘画风格,笔者试做以下解读和分析。


首先来看形神兼备。众所周知,中国画的造型尤其是写意画的造型,遵循的是不似之似的意象化原则。这种意象化原则一言以蔽之,便是以形写神,形神兼备。宿万盛受过正规的专业美术教育,曾授受大画家的教导,对于“形”的把握驾轻就熟,准确到位,这一点与当下某些造型能力欠缺,不能笔墨玄奥,唯知草草涂鸦的欺世盗名之徒有着本质的区别(宿万盛工写兼擅,其工笔画也极为出色,且入选全国大展,充分彰显其造型能力);而另一则,宿万盛又有着十分过硬的笔墨功夫,其笔下的作品又不是刻板、僵硬的物象克隆和简单拷贝,而是往往抓住描绘对象最微妙、最精彩、最概括、最传神之特定瞬间,用极其具有张力的书法性笔墨语言使之定格,因此,宿万盛的写意花鸟画在最大程度上实现了中国画以形写神,形神兼备的意象化原则,令人观之赏心悦目,心旷神怡。


形神俱备 气韵双高——宿万盛写意花鸟画赏析

《万盛园桃》68cmX68cm 黑龙江省博物馆藏


我们知道,宿万盛原是以画桃子与鳜鱼而蜚声画坛的。桃子和鳜鱼寓意吉祥,很多前人都画过,例如吴昌硕、齐白石便都是画桃子的圣手,桃者,吉祥寿考之物也。所谓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”,乃花鸟画中最常见的画材,精于此道者,代不乏人,宿万盛所画的桃子显然有传承前人的成分,但却与前人并不相同,陈传席先生说:“万盛画桃,不学老缶,不学白石,下笔之际如吴道子,风雨快如怀素写字,迅时之间,满壁纵横,今之画家鲜有此能也。”宿万盛画桃,他不取勾描罩染之法,把那蘸红绿两色的笔经水一点,左右两笔成型,一气浑成,桃子画的圆润立体,有了光感,用笔如同书法写点,技法创新,不匠不野,不板不肆,虽千姿百态,无复同者,但每一清新、灵幅皆动、自然,似触手可及,鲜嫩欲滴,其令人心旷神怡的视觉美感和耐人咀嚼寻味的精神体温,体现了中国画以形写神,形神兼备的意象化。是如张世简先生评宿万盛画桃,有“独家之法”。这种“独家之法”便是更重大势,更强调神似和概括,不为前人所囿,“有自家之法”,绝非一般庸手画工所可为者。而宿万盛画桃毎毎能够达到振笔直遂,用笔上简约凝练,于笔墨中见变化,于色彩中见鲜活,形神具备,意态兼夺,令人叹为观止。而宿万盛所画的桃,。更为可贵的是,宿万盛虽然重视学习古人,但相比之下更为重视写生,他经常到甘肃秦安,山东肥城,河北等有桃子的地方去采风,坚持到生活中去吸取真源活水,桃子作品是在研究大师的绘画基础上,在领悟自然体趣,不落旧俗,创意而成,使其形意传神。宿万盛很多作品都是从写生中得来的。通过长期对自然物象认真地观察,宿万盛将这些形态各异的物象一一转换为自己与众不同的心象,然后再通过个性化的笔墨落实在纸上,变为一幅幅别具特色的绘画艺术作品。因此,宿万盛的作品都是从生活中来的,但又不是对生活机械照抄,而是对生活的升华和改塑,完全符合中国画“妙在似与不似之间”的创作原则。


形神俱备 气韵双高——宿万盛写意花鸟画赏析

《秋天遗韵》180cmX90cm 黑龙江省博物馆藏


如宿万盛近年来常以柿子、丁香、山里红等作为绘画的题材。柿子、丁香、山里红等,这些都是宿万盛身边之物(丁香是宿万盛家乡哈尔滨的市花)。宿万盛熟悉他们,喜爱他们。皆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习见之物,山里红这一题材本身属于花鸟画类,它和别的植物不同之处,在于漫山遍野的生长在山谷中。绘画时若不涉及山水画的因素,将会使画面显得不自然,不真实。宿万盛根据它独特的生长环境,尝试着山水画与花鸟画的一种结合。他笔下题材多变,在绘画用笔上,依然尊崇着中国民族绘画的理念。在似于不似之间。又是生活的写照,按照苏轼的说法,无不是既有的“常理”又有“常形”者。我们知道,有无“常形”,对于绘画造型的要求是有着根本区别的。有“常形”者,人们熟悉,当与不当,一目了然,容易分辨,无造型能力者,望而生畏,无缘跻身染指;而无“常形”者,因缺乏可资比照、校对的客体化标准,故易为鱼目混珠者窜入期间,此诚如苏氏之所谓“凡可以欺世而取名者,必托于无常形者也”(比苏氏更早的韩非子尝言“画鬼魅易,画犬马难”,亦同此理)。宿万盛由于具备扎实的造型能力,故而画这些有“常形”之物得心应手,对“形”的把握没有任何困难。然而问题是,对于中国画来说,仅仅能够准确造型是远远不够的。中国画的要求是以形写神,形神兼备,或换言之,在中国画看来,“形”并非是最重要的(当然也不是不重要),与“形”相比,“神”,或更准确的说,通过外在的“形”所体现出来的内在的“神”才是最重要的。宿万盛深明此理。宿万盛说:“绘画的创作是思想感情的反映,不是自然的翻版,故而‘不可依样画葫芦’”。对照宿万盛的画作,诚如斯言。在最大限度上体现的中国画以形写神,形神兼备的意象化原则。而这也是宿万盛之所以能够获得成功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。


形神俱备 气韵双高——宿万盛写意花鸟画赏析

《盛世祥和》180cmX90cm 黑龙江省博物馆藏


宿万盛写意花鸟画的另一个重要特点,是其作品的刚柔并济,气韵双高。我们知道,气韵是中国画的第一要义,气韵生动是中国画品评的最高标准。然何为气韵,对此历来没有统一的解释。笔者以为若不偏颇,中国画品藻中的所谓“气韵”者,乃指的是画面上的气息和韵致,或更准确的说,是指的一种贯穿于画面形象中的内在气质和生命节律。不过这里需要指出的是,“气”和“韵”虽然同样指的是精神,但却各有一义,即所谓“气”者,指的是力和势;所谓“韵”者,指的是情和味。或换一种说法,“气”为阳刚之美,“韵”为阴柔之美。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,阳刚和阴柔是一对相克相生,不离不弃的对应关系,不论是有刚无柔,还是有柔无刚,皆为中国传统文化所不取,故而虽然从理论上说,“气”和“韵”在美学取向上是相悖的,但在实际的欣赏效果上却是互补的,不论是一味的“刚”,还是一味的“柔”,都很难给人以充分的审美愉悦。正是由于这个原因,所以对于“气韵双高”的企盼,历来是画家们孜孜以求的艺术理想,而宿万盛的画作也恰恰正是在这一方面,表现出其令人击节的卓荦之处。我们看宿万盛的作品,山石,蔬果,鱼介,草虫,几乎每一幅都既气盛神旺,又韵味十足,可谓挥洒自如,张弛有度,外在风神劲爽,恣肆饱满,内在从容舒展,节制敛束,具有一种阴阳互补的画面效果和刚柔并济的视觉张力,既悦目又耐读,笔墨表现和画面形象之间形成了一种高度的契合。这种契合极其微妙,极其传神,既有美感,又有动感,笔情墨趣,天机勃露,信手拈来,浑然天成,达到一种很高的境界,不但与那些“气韵不周,空陈形似”者拉开了距离,而且与那些或一味柔靡,或力大伤韵的极端偏至者划清了界线。在当下画坛无以数计的写意画家中,能自觉地意识到这一点,并且成功地做到这一点者凤毛麟角,而宿万盛则为这凤毛麟角中十分突出的一位。


形神俱备 气韵双高——宿万盛写意花鸟画赏析

《靠山红》180cmX90cm 黑龙江省博物馆藏


总之,综上所述,作为一位以写意花鸟作为主攻方向的优秀画家,宿万盛现已逐渐形成了自己形神兼备,气韵双高的个性特点和绘画风格,取得了令人不可小觑的实绩。


宿万盛的文章

形神俱备 气韵双高——宿万盛写意花鸟画赏析

形神俱备 气韵双高——宿万盛写意花鸟画赏析

与目下众多风云际会名噪一时的重量级画家相比,宿万盛有着一个显著不同的特点

2019-11-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