闽东之美 惟水墨写之——品王信聪水墨山水画

2019-10-30

2433次浏览

闽东之美 惟水墨写之——品王信聪水墨山水画  


文/文化中国总编、艺术评论家 高松


看到信聪这些描绘闽东风光的水墨作品,忍俊不住惊叹!


一叹,闽东之美,感动画者。怪不得,信聪要画闽东,原来这里别有洞天。闽东写生创作归来的王信聪,对闽东充满了眷恋,笔下的山水,也算是闽东之行的一个完整记录。


闽东,是福建省宁德市的代称。闽东依山傍海,山峦叠嶂,景色秀丽,旅游资源丰富多彩,独具特色。被誉为“海上仙都”的福鼎太姥山,全国独有的屏南鸳鸯溪,被明永乐帝赐为“天下第一山”的宁德支提山,华东仅有的周宁九龙漈瀑布群,人鱼和谐闻名数百载的周宁鲤鱼溪,日本国高僧空海大师入唐求法的登陆地霞浦赤岸,驰名东南亚与妈祖庙同享盛誉的古田临水宫,胜似太湖的古田翠屏湖,以及天然良港三都澳等著名景区,都是令人神往的旅游胜地。 王信聪认为,艺术家提供最好的创作条件,就是应该去到实地写生观察,只有这样,才能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,来宣传祖国的大好河山,让宁德的山水画面走向全国,闽东的锦绣风光将辉煌新篇,展翅腾飞,精心画出好的作品来宣传闽东。


闽东之美 惟水墨写之——品王信聪水墨山水画


在王信聪的眼里,闽东不仅仅四生态环境好,历史文化底蕴深厚,而是创作素材丰富,在他的笔下,海天湖三都澳,仙巢佛窟支提山,百里画廊霍童溪,奇风异俗畲族乡,太姥山,鲤鱼溪,九龙漈瀑布,白水洋,东狮山等,都成了他写生创作的资源。于是有了这些描绘闽东风光的作品。


二叹,闽东之美,惟水墨写之。古来中国山水画以水墨为本,以纯水墨画古山旧水,不乏其人。然以纯水墨写现代山水,乏陈其人。究其原因,太难之故。那就不得不提到著名的焦墨法。中国画诸多技法中,焦墨法是既古老又具有难度的表现技法。焦墨法的使用可以追溯五千年前的彩陶绘画以及隋唐时期的壁画,北宋的山水画也使用了焦墨。用纯焦墨创作的中国画,以明末清初的程邃为始,现代的黄宾虹、潘天寿也时常以纯焦墨作画,以及当代张仃等人。黄宾虹先生曾说:“画有焦墨法,最为古朴,须笔力健举,含深秀为宜。”(《黄宾虹谈艺录》)。足见其难度之高。因为主要靠线条来表现。  王信聪的画,从焦墨中来,到水墨中去。他的线条看似简单,实质最富有变化和灵性,耐人寻味。又在富有弹性和韧性的线条中赋予精神内涵,体现了王信聪习学传统的基本功。他强调突出线条笔触,多见笔,笔笔分明,笔中有物,充分显示中国画线条的无穷魅力。他同时强调,他的画不是不使用水,而是自己调出了适合的浓度,再以线条构成,墨法在笔法中,笔法也在墨法中,如此更具有滋润感、层次感的绘画效果。“骨法用笔”、“墨分五色”等理念,在他的焦墨画中更得以充分体现。潘天寿认为:“用渴笔,须注意渴而能润,所谓干裂秋风,润含春雨是也。近代惟垢道人(程邃)、个山僧,能得其秘奥,三四百年来,迄无人能突过之。”(《潘天寿论艺》)。窃以为,信聪在此有所突破。


或许是闽东的人文底蕴,感动了这位特别钟情山水国画的画家,于是从天府之国成都远道而来;或许是这里的灵山秀水给了他创作不尽的素材,每幅作品都是自然的赞歌和他对生命的诗情表达,他的艺术生命也由此焕发出夺目的光华。


于是,时而形态各异,争奇竟秀;时而蓝天白云,绿树,青山,溪,瀑,湖,峰,岩,洞等动静交融,刚柔相济,碧蓝澄清,恬静秀美,一步一色,气象万千,变化无穷。一幅幅美丽动人的水墨作品诞生了。


兴致所至,愿以溢美之词做结语:闽东之美,惟信聪水墨写之。过乎?非过也。



王信聪的文章

大境界·2022当代中国书画名家“喜迎二十大”| 王信聪

大境界·2022当代中国书画名家“喜迎二十大”| 王信聪

王信聪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武术家协会会员,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理

2022-07-20

大境界·2021当代中国书画名家年度人物|王信聪

大境界·2021当代中国书画名家年度人物|王信聪

王信聪,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画院中国书画课题班王信聪工作室导师、中国美术家协

2021-12-13

大境界·2020当代中国书画名家推荐 | 王信聪

大境界·2020当代中国书画名家推荐 | 王信聪

王信聪,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理事、中国田汉研究

2020-04-15

心系自然 笔墨自由—著名山水画家王信聪访谈

心系自然 笔墨自由—著名山水画家王信聪访谈

心系自然 笔墨自由—著名山水画家王信聪访谈

2019-10-30

艺术清明 笔墨自由  ——王信聪画作浅析

艺术清明 笔墨自由 ——王信聪画作浅析

王信聪的画看上去蓬蓬丛丛、密密匝匝,却也虚实相宜、别致新奇,令人赏心悦目

2019-10-30

闽东之美 惟水墨写之——品王信聪水墨山水画

闽东之美 惟水墨写之——品王信聪水墨山水画

一叹,闽东之美,感动画者。怪不得,信聪要画闽东,原来这里别有洞天。闽东写

2019-10-30